查池网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小说_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小说阅读

连载中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

来源:掌中云 作者:北笙 主角:任嫣,言溪 标签:娇妻,爱情,婚姻,纠缠,命运

今天小编带来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任嫣,言溪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北笙,她曾为他放弃所有,一心只想要他活命。他却毁了她的所有,把她的自尊踩在脚底碾压。“言溪,我们离婚吧。”“离婚?不可能,我要你付出代价。”直到光阴不再,直到一切已成定局,他才知晓事情的真相。“任嫣,求你,回来。”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精彩章节:

曾经,言溪看着她跌倒在锐利的石尖上没有去扶她,脸蛋被扎得鲜血直流,任嫣哭喊,却被言溪直接丢进一间黑屋,因为没有及时受到治疗,任嫣脸上留下一块丑陋的疤。

可在她的记忆里,她从来没有叫人去毁了蒋欣儿的脸,而且当时,蒋欣儿经过治疗已经完全恢复了,还是那么年轻貌美,根本看不出一点儿痕迹。

任嫣闭上眼睛,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情绪起伏。

“言溪,我想,我们离婚吧。”

话毕,她仿佛用完了最后一丝力气。

言溪微愣,看着床上那发丝微微凌乱的女人,心里闪过一丝什么别的情愫,但转而又被厌恶压下,边系着纽扣边嘲讽道:“你说什么?”

“离婚,如你所愿。”说这话时,任嫣的心,针扎的疼。

她刚说完,就被言溪拽下了床,身体贴着冰凉的地面。

“呵!你想留就留想走就走?我要让你付出一辈子的代价来偿还!想走?异想天开!”言溪将任嫣拉起来,怒吼道。

任嫣耳边只听到嗡嗡的声音,脸也涨得通红,直到她快要在冰凉的地板上昏睡,言溪才猛得把她拽醒,任嫣的小腹贴着地板,被言溪拉动,小腿上渐渐渗出了血迹,一丝刺目的红色。

看到那丝红色,言溪的眸光微微变暗,垂着的指尖抖了抖。

突然,一阵萌萌的娃娃音铃声响起,任嫣心如刀割,眼前的男人像失了魂一样跑去接电话,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她。

又来了!

这段专属于蒋欣儿的铃声,几年来无时无刻噩梦一般缭绕在她的周围,这个女人的一切都要言溪知道,这个女人的所有言溪都要去管!

每次这段铃声响起,她就会迎来言溪更加粗暴恶劣的对待,几乎不用猜,蒋欣儿一定说了不少唯唯诺诺又内藏锋刃的话。

言溪察觉到任嫣的情绪,警告般的对任嫣说道:“我知道你嫉妒欣儿,但是有我在,你别想使坏害她!”

话毕,转身出去了。

言溪知道是蒋欣儿那边有事,怕听不清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误了事,直接点开了免提。

“言溪,你来看看欣儿吧,几天不见你她就着了魔,又拿刀自残又绝食的,我这个当妈的也管不了……欣儿……快把刀拿下来!别做傻事!”

言溪额头冒出一丝丝冷汗,说道:“我马上就过来!”

任嫣的心狠狠沉了下去,其实从前都是如此,任嫣每次都忍下来了,但今天她被确诊为胃癌,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想到这里她心底突然涌起巨大的不甘和委屈。

不可以!

又是发生了什么事呢?可笑,那个欣儿根本就不会死!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他都不能留下来陪陪她!

任嫣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没有理会已经渗出血水的小腿,突然从地上爬起来,抓起被子就往外跑。

她想追上言溪,她想让他留下来陪陪自己,哪怕一分,哪怕一秒。

言溪上了车,“砰”一声关上车门,启动引擎开到大路上去。

任嫣追不上已经发动的汽车,只能跟在汽车后面边跑边叫。

可是任嫣哪还有追上车子的力气,哪还有挽留言溪的权利?

没跑几步,任嫣的心开始慢慢坠落,身体瘫软在地上,模糊着双眼,看着言溪的车渐渐远去。

“言溪……言溪……为何,如此对我?”

雨水下得越来越多,连带着树影也阴森起来,车轮飞速疾驰,溅起几波水花。

言溪把车窗前的打开,看着挥舞两只诡异的手,他的心,也久久不能平静。

那女人的恶毒他已经了解透了,这个女人可以不惜代价的毁掉无辜的人,也可以嘴上撇清一切关系,可是为何,他竟有一丝心痛,这疼,又来自哪里。

言溪摇摇头,一声嗤笑,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相信任嫣,她任嫣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毒妇!

一想到那天晚上的事,他的恨意就无法遏制!

他把车速调到最大档,他如今能救得了救蒋欣儿,可那天晚上却无论如何也回不去。

回忆起来,言溪冷冽的目光温度又低了好几度。

那天,下了暴雨。

他接到求救电话后,冒雨连夜赶到蒋欣儿家,没有想到,见到的是一个刚刚遭受了厄运的女人。

蒋欣儿被人强*了,手段残忍恶毒,浑身都是被凌·辱后的伤痕,当时,她躺在床上,满脸都是泪水,满眼都是绝望。

他永远也忘不了蒋欣儿那双美眸含着巨大痛苦的样子,她嘴角的抽搐,眼中的绝望,深深击中他的心。

他疯狂地帮蒋欣儿解开绳索,问她是谁干的,蒋欣儿却一直哭一直摇头,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说她不想去回忆,也记不起来了。言溪本没有将这一切与任嫣挂钩,可是,好像后来所有的事都在领着他去发现,发现那一系列的证据,发现那个所谓的知道内情的人,又被逼迫着说出幕后指使,而这个人,就是任家的任大小姐任嫣。

言溪没有想到,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女人,竟然指使人去强*一个那么无辜的女孩!

简直就是一个蛇蝎毒妇,令人作呕。想到这儿,言溪本就灰暗的瞳仁,又带上了一丝嗜血的危险。

此时,那栋别墅灯火通明,蒋玉琼正神情焦急地往外张望。

“少爷一定会到的,蒋姨你就放心吧!我看欣儿小姐也没打算真的割腕啊!”阿离是言溪专门花重金请来伺候蒋欣儿的。

蒋玉琼狠狠瞪了阿离一眼,眼睛可怖地要把人吃了。

“你再多嘴,我就让少爷把你赶出去!”

阿离再不敢多说,闷着头打扫卫生。

言溪从车上下来,很快就冲进了别墅,眸光冷冽地望着蒋玉琼,蒋玉琼对上言溪的目光,心一凉,这言溪速来高冷,连对蒋欣儿的母亲都是如此。

随即蒋玉琼缓过神来,愁眉不展,叹了口气,说道:“二楼第一个房间,她就是不肯出来,快去看看她吧。”

言溪几步迈上楼梯,上去叩了叩房门,温言细语地说道:“欣儿,发生什么事了,不是有言哥哥在吗,万事都有我,快出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眼睛又哭肿了?可别哭了,哭肿了,可就不是天下第一美丽的了。”

门缓缓打开一条缝。

看见言溪站在外面,蒋欣儿激动地扑进言溪怀里,口中喃喃道:“言哥哥,我好怕,我又想起那天晚上的事了,这么晚,言哥哥出来没关系的吗?任姐姐会不会生气?她要是生气了会不会为难你?”

蒋欣儿一提到任嫣神情就紧张起来,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清秀的眉眼,因为眼睛透红显得楚楚可怜。

言溪当初为了找到真相,帮蒋欣儿好好收拾伤害她的人,他也没想到任嫣,在他调了监控后,又找到了强*蒋欣儿的人后,才知道幕后主使就是任嫣!

凭着当初任家的家产,随时都可以保释,也可以找人顶替,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就该好好折磨,用她爱的人,用她想得到的一切,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言溪,用自己,用任嫣对他的爱,把她伤害的体无完肤。

言溪没有告诉蒋欣儿事实,但蒋欣儿竟然替任嫣那个毒妇说话,言溪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让任嫣偿还!

言溪用力抱了抱蒋欣儿,眼神中却露着冰冷和残暴,“欣儿乖,不会的……”

那个女人,不要妄想再伤害你分毫。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