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池网

帝王燕归巢小说_帝王燕归巢小说阅读

完本

帝王燕归巢

来源:掌中云 作者:焚不语 主角:燕雨若,楚少阳 标签:穿越,王妃,古言,婚斗,欢喜冤家

今天小编带来帝王燕归巢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燕雨若,楚少阳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焚不语,“王爷,王妃杀人了!”“埋了!”“王爷,有人跟王妃表白了!”“砍了!”

帝王燕归巢精彩章节:

说是柴房,却看不见一点烧柴的木头,反而是刑具到处可见,吓得她忍不住浑身一颤。

看来这就是一个用私刑的地方。

“死丫头,嫲嫲我好心收留你,你竟然敢摆我一道。”

青楼老鸨双眸微眯,说的咬牙切齿。

“大婶,大妈,不不美女,你别误会,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你就行行好,放了我这一次吧!”

可恶,本来打算离开这是非之地,却没想到被老鸨逮了个正着,这下要怎么办?

“放了你?那谁放过老娘,痴人说梦。”她可是楚阳王送来的人,跑了死了,她都没好果子吃,想到这她接着道:“来人,家法伺候,老娘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小蹄子,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跑!”

声音刚落,一个小斯打扮的男人就窜了进来,将一根皮鞭递给了中年妇人。

“啪啪啪!”

皮鞭落在地面之上,弄得尘土飞扬,吓得燕雨若全身汗毛都卷了起来,吞了口唾沫道:“嫲嫲,这皮鞭无眼,你要是把我打残了,我要如何接客。”

好吧,为了不受那皮肉之苦,她不得不承认,此刻她就是一名青楼的妓女。

“放心吧,嫲嫲我训人多年,有分寸的。”

老鸨说完,嘴角微勾,再次扬起了手臂,见状,燕雨若尖叫道:“等、等一下……”

这皮鞭要是落在她的身上,那该多疼啊。

“等什么?”

她的声音很大,弄得老鸨都错愕的顿住了手里的皮鞭。

“只要嫲嫲不打我,我保证能让一香苑的生意在一月之内翻倍。”

老鸨全身上下挂满了金银首饰,一看就是个爱显摆,视财如命的主,她想赌赌,老鸨会不会因为钱财而放过她。

“一月翻倍?”老鸨双眸微眯,内心一颤:“我凭什么相信你?”

她经营这一香苑也有些年头了,生意虽然一直都还不错,但却好像定格了一般,再也不能往前。

翻倍,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一种强大的诱惑。

“嫲嫲,你要相信我,时间能证明一切,到时间别说翻倍,就是三倍,四倍……甚至更多都是有可能的。”

她的智慧可是来至于几千年以后,就不信搞不定一个妓院。

“这……”

翻倍已经是致命的诱惑了,更致命的是这女人竟然说能翻到三倍四倍,甚至更多。

只是这女人是楚阳王送来的人,她要是就这么放过这女人,楚阳王那她要如何交代。

“嫲嫲放心,楚少阳那边我自有办法,保证不会连累到嫲嫲你。”

她不是傻子,怎么来的这里她很清楚,而老鸨满脸的惆怅,无疑是在担心楚少阳知道后,她要如何自处。

“真的?”老鸨半信半疑。

“比黄金还要真,嫲嫲你就相信我,反正我又跑不了,一个月后要是一香苑的生意不能翻倍,到时间嫲嫲要打要杀我都悉听尊便。”

看着架势,现在她根本就不可能离开这个戒备森严的一香苑,唯有先让老鸨放下对她的警惕,才有离开这里的希望。

“好,老娘我就信你一次,你要是敢诓骗老娘,老娘一定要你好看。”

打仗的这几年,她的金银钱财基本上都强行充了国库,别看她穿金戴银,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其实库房早已没了什么好东西。

“是是,嫲嫲慢走!”

燕雨若恭敬的送走了老鸨,才如获大赦一般的走出了柴房,见她安然无恙,那些一直站在柴房门口的下人都很是诧异。

进入柴房还能毫发无伤走出来的,她还是第一人。

十天后,楚阳王府。

“你说那贱人现在变成了一香苑的头牌?”

楚少阳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暗位无影,眉眼紧蹙,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他送她去一香苑,是想让她生不如死,没想到她竟如此下贱,还津津乐道的成为了一香苑的头牌,简直是要气死他了。

“回禀王爷,是!”

无影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他家王爷。

“备马车,本王倒要去看看,她是如何变成一香苑头牌的。”

楚少阳一挥衣袖,夺门而出,心中出现了一丝莫名的怨气。

“燕雨,不好了,楚阳王来了!”

这十天老鸨一直澄清在日进斗金的喜悦中,完全将燕雨若是楚阳王送来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直到楚阳王的马车到达一香苑,她这才开始后知后怕。

“怕什么,你去门口,就说我生了大病。”

不怕那是骗人的,尤其是楚少阳那一双锐利的鹰眸,想想都让她不寒而栗,只是就算她在怕也不能在老鸨面前漏了底气,不然到时间楚少阳一走,老鸨一定会为了避免再次得罪楚少阳,拿她开刀。

那么她的计划和这十天的努力就会付之东流。

“这样行吗?”

老鸨有些担忧的开了口,通过这十天的相处,她知道燕雨若是个聪明的人,而她也不想放弃她这么个财神爷。

只是这件事事关重大,弄不好是会掉脑袋的,只怕她挣再多的钱,也没命花啊。

“一定行,我什么时间让嫲嫲你失望过了,你放心,我自有办法。”

看到燕雨若那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老鸨半信半疑的离开了房间。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她已经不在年轻,如果没有银子,像她这样的女人,根本就活不下去。

与其如此,那不如赌一把。

“哟,今日是吹的什么风啊,竟然把楚阳王给吹来了,民妇给王爷请安,王爷里面请。”

老鸨硬着头皮,将楚阳王安排在了另外一个包房内,尽可能的避免提及到有关燕雨若的任何信息。

“那贱人呢?本王要见她。”

这是他第二次踏足一香苑,和上一次送燕雨若来相比,这里客人好像多了很多。

难道是因为那贱人成为了一香苑头牌的原因?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胸口堵的慌。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