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池网

颜昭昭厉熠深萌宝爹地太难缠_颜昭昭厉熠深萌宝爹地太难缠小说阅读

完本

萌宝爹地太难缠

来源:掌中云 作者:烟雨 主角:颜昭昭,厉熠深 标签:言情,阴谋,豪门,萌宝,生子

今天小编带来萌宝爹地太难缠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颜昭昭,厉熠深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烟雨,我是一个职业女友,专门陪各种客户父母吃饭,业界有名的“儿媳妇”,却在这天“喜当妈”。“妈咪,你为什么不要宝宝。”“女人你只能是我儿子的妈。”“假儿媳假女友”都可以有,但当妈真的hold不住啊!

萌宝爹地太难缠精彩章节:

意识到他是在反讽她的工作,颜昭昭一眼瞪了过去,理直气壮地辩解:"我是为广大单身男同胞解困!你想想,现在那么多的汉子都找不到对象,回到家里肯定被各种催婚,所以才需要我们这样的少女挺身而出……"

说到这里她刻意挺直了腰板儿。

厉熠深颔首,灼热的目光落在了一抹柔软之上,不加任何掩饰。

好像他已经把她怎么样了似的。

大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唇角勾起邪气的笑:"刚好,我需要你挺身而出。"

没等颜昭昭做出反应,他又十分轻蔑地补充了句:"不过这大小,再挺也就是个B吧?"

不要脸!

颜昭昭抬手就要打,手臂还悬在空中就被厉熠深握住了,她这才深切地感觉到男女力气的悬殊,任凭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厉熠深只需要重重一拉扯,她就栽进了坚实的胸膛。

"咔哒。"

厉熠深腾出一只手转动门把手,连拖带拽把颜昭昭拖下了楼,带去了客厅。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本来在玩火车的厉子棋有些烦躁地吼了声:"谁啊?"

抬起头,入眼的是一张苍白且惊慌失措的面孔。

眼底当即升腾起浓浓的嫌弃。

厉熠深倒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自顾自地将地上杂七杂八的玩具踢到一边,扯过颜昭昭的胳膊就说:"介绍一下,你生母,颜昭昭。"

厉子棋定定地瞅着颜昭昭,一双明亮亮的大眼睛恨不得在她身上看出两个洞来,看得颜昭昭心发慌,半晌,小家伙憋出一个字:"丑。"

他妈的,敢说我丑?这熊孩子的眼是瞎掉了吗!

颜昭昭气呼呼地想要甩开厉熠深的胳膊,然而被狠狠捏了一下,痛得她龇牙咧嘴,还是不死心地一脚飞过去,不料厉熠深用力地往回拽了一下,颜昭昭身体失去平衡,当即跌坐在地上。

屁股快摔成八瓣了。

欲哭无泪之际,颜昭昭听见低着头玩火车的厉子棋冷冷的音色:"蠢。"

"喂!你怎么能这么没大没小?!好歹我也是你的……母亲,给点面子好不好?!"颜昭昭气得一拳头砸在地上,恨恨地剜了厉子棋一眼,只不过这娃儿沉迷于手底下长长的火车,还刻意打开了声音按钮,突突突突的鸣笛声里,火车开始缓缓蠕动。

厉子棋假装没听见。

"还有你,身为总裁怎么养的儿子,小小年纪就这么……不礼貌……"颜昭昭把目光移向厉熠深,触到那阴冷的目光,整个人如坠冰窖,说话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小。

厉熠深完全无视了她的抗议,一个潇洒的转身坐在单人沙发上,双臂搭在两侧,翘着二郎腿,一副放荡不羁的模样。

"从今天起,你就是厉子棋的生母,我希望你们先培养培养感情,然后,去参加三日后的家宴。"

命令式的语气。

颜昭昭从字里行间有了新的认知,原来厉熠深并不是单纯地想要给厉子棋找一个母亲,还要去参加什么家宴,听起来像是个任务。

"应付家人吗?"颜昭昭抱起双臂,唇边掠过意味深长的笑,"真没想到你们豪门这么多肮脏的事情,居然要到聘请一个人来掩饰的地步。"

厉子棋指不定是他哪个情人生的,现在跑路了,所以才找她当接盘侠。

面前的男人拉下脸来,眸光闪烁不定,转而对着颜昭昭勾了勾手:"过来。"

"干嘛?"颜昭昭不明所以,踌躇着上前。

刚挪了两步,就被厉熠深狠狠拽了一把,猝不及防,身子重重地压了过去,颜昭昭明显能够感觉到沙发凹陷下去,还有……

她的手抓住了什么东西?

厉熠深闷哼一声,说不上是痛苦还是愉悦,一把拨开那无意点火的小手,眸色深了深:"你要知道,在老板面前尖牙利齿,会有怎样的后果。"

颜昭昭手上还停留着刚刚那灼热之感,从来没有和男人有过亲密接触的她不禁咽了咽口水,眼神慌乱。

很好,这个表情……更像了。

"轰——"

仿佛有什么在体内炸开,厉熠深有些控制不住地舔了舔嘴角,看向颜昭昭的眸子里浮起些许情、欲。

但很快,又被他压制下去。

"陈伯,给她讲讲员工守则。"厉熠深的喉结动了动,声音低沉喑哑。

陈伯越过正在打扫卫生的女佣忙不迭地过来,两手空空,对着厉熠深行了一个管家礼,当即站得笔直,双眼目视前方,像小学生背课文一样生硬道:"员工守则第一条,对于厉总的要求必须无条件执行;第二条,不准对厉总有顶撞行为;第三条……"

颜昭昭突然觉得自己不是找了一件工作,而是签了一个奴隶契约。

陈伯哇啦哇啦讲了半天,最终流露出了老父亲般的笑容:"当然颜小姐不是一般的员工,只要您做得好,让厉总高兴了,就都不是问题,这是预支给您的工资。"

说着递上来一张金卡。

颜昭昭的眼眸里闪出了光泽,她快速接过金卡,之前的牢骚一扫而空,再次屈服:"老板,我会好好伺候你的。"

角落里传出来一个稚嫩而又冰冷的声音:"你要伺候的是我。"

厉子棋一步步走过来,身影虽小,浑身上下却都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和他爹颇为相似。

他扬手指向颜昭昭,摆出一副贵公子的小模样:"我饿了,去做饭。"

"好的小老板。"刚刚得了三百万,颜昭昭的心情还算不错,不愿意跟这小破孩子计较,挽起袖子一头扎进了厨房。

偌大的客厅里,除了三三两两的女佣,就只剩下了厉子棋和厉熠深。

他们要进行男人之间的对话。

"爸爸,我说了不想让她做我母亲。"一想到这女人凶巴巴又蠢兮兮的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厉熠深依旧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余光瞥过厨房的方向,淡淡开口:"非她不可。"

没有商量的余地。

厉子棋对着沙发狠狠踢了一脚:"为什么?爸爸,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他完全能想象出来以后的生活是多么糟糕,鸡飞蛋打一般。

"练你的耐性。"

厉熠深摩挲着下巴,幽深的眸子里滑过一丝丝狡黠。

他找了那么久才找到一个和月姨很像的人,他要用颜昭昭,给他们以致命的打击。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