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池网

林文苏秋月是哪部小说_林文苏秋月是什么小说

连载中

至尊强人

来源:掌中云 作者:林剑剑 主角:林文,苏秋月 标签:女婿,高手,反转,打脸,护美

今天小编带来至尊强人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林文,苏秋月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林剑剑,他拥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为了兑现儿时的承诺,甘愿放下一切,成为上门女婿,却百般受辱。直到有一天……

至尊强人精彩章节:

林文耸了耸肩:“没错。”

苏秋月越想越迷糊:“可是……你已经给爷爷买了按摩椅,还要按摩仪干什么?再说了,不是有人给你钱了嘛,你想要按摩仪大可以买个更好的,我送你一个也行,你为什么非要拼夕夕上那个?”

“怎么说呢?我这人吧……不喜欢半途而废。”

“行吧,那就依你的!这是你自己说的啊,可别后悔!”

“不会的。”

林文知道自己提的条件有点像儿戏,但一时想不出更好的。

要钱吧,就算把整个苏家的产业都给他,他都不稀罕。

要面子吧,郭翠兰和苏永峰是打心眼里看不起他,苏秋月对他恨铁不成钢也是发自肺腑的,不可能通过这次“交易”就摘掉有色眼镜。正如苏秋月说的,面子和尊严一样,不是别人给的,要自己争取,以后有的是机会。

他提出这个条件的重点不是按摩仪,而是想让郭翠兰和苏永峰长点记性。

可苏秋月把她和林文的谈话转述给她父母后,有了另一种解读。

苏永峰冷笑着说道:“癞蛤蟆终究是癞蛤蟆,装上翅膀也上不了天!要是换了别人,肯定会趁机宰我们一笔。但林文已经贫穷、懦弱到了骨子里,逮住了好机会都不敢利用。在他看来,免费拿一个按摩仪,就是莫大的赏赐了……”

郭翠兰接着说道:“还以为他发财了,原来是别人施舍给他的啊?他有钱了不留着自己花,却斥巨资给一个注定没法还礼的植物人买礼物,别是个傻子吧?”

苏永峰和郭翠兰对自己的判断,都深信不疑。

唯独苏秋月察觉到,事实可能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什么都没说,拉回正题,联合她爸妈一块儿给林文砍了价,然后把林文喊了出来:“这下你满意了吧?”

林文大马金刀的在沙发上坐下,笑了笑说道:“妈,你好像只帮我砍了一分钱。”

“嗯?”苏秋月一脸好奇,“妈,你不是新用户?”

“我……”

郭翠兰面红耳赤,一时语塞。

谁能想到,张口闭口说拼夕夕是垃圾的人,背地里其实经常使用拼夕夕?

林文一语激起千层浪,搞的现场一度很尴尬。

苏永峰都感觉面子挂不住,红着脸轻咳两声,强行转移了话题:“林文,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家人都已经帮你砍价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我可提醒你,别以为你有老爷子的遗嘱就稳了。大哥觊觎家产已久,现在好不容易得手了,不可能轻易放手!为了保险,我还是建议你把遗嘱原件交给我们……”

“不必了!我自有分寸,你们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林文还没有搞清楚苏家的状况,除了苏秋月和苏建军,谁都信不过,不想多说。

第二天,林文早早起床,打算去之前给苏建军做调养的那个疗养院看看。但洗漱的时候,有人发来微信:林文哥哥,我想退学,可老爸不同意,能请你帮忙劝劝他吗?

林文看完消息,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这个请他帮忙的人叫周若溪,打小就认识。当年第一个在垃圾堆边发现他的人,就是周若溪的爸爸,也是当时苏建军的司机,周强。迫于经济上的压力,周强没敢收养他,把他转交给了苏建军。

而苏建军为了更好的照顾他,请了周强的老婆给他当奶妈。

虽说周强夫妻俩是拿钱做事,但视他如己出的那份儿感情是无价的。

只可惜,后来周强的老婆生周若溪的时候,难产而死。

周强深受打击,辞了职,带着周若溪回乡下和老母亲一起生活。

去年林文回到苏家,从苏建军那里了解到,几年前周强在其老母亲去世之后,也回到了海州,打工供周若溪上学。苏建军念及旧情,出钱给周强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

住房问题倒是解决了,可周若溪去年考上了海州音乐学院,学费贵的吓人。

导致他们父女俩的日子,还是过得异常清苦。

现在周若溪说不想上学了,八成是因为交不起学费!

林文发语音劝了周若溪一会儿,随即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自助银行取了两万块钱,又打的赶到了周强的住处。

门是虚掩着的,他没看到周若溪,却发现苏秋月的姑妈苏永梅在屋里站着的。

穿红戴绿的苏永梅,一手挎着驴牌包包,一手插在腰上,直勾勾的盯着周强,语气不善:“姓周的,我前天就给你打过招呼了,让你把房租准备好,现在你却告诉我拿不出钱来,你是住免费的房子上瘾了还是怎么着?”

“不是……”周强连连摆手,“苏女士,若溪马上要报名了,我刚把她的学费凑齐啊,请再宽限我几天,成吗?最多一个礼拜,我就算砸锅卖铁,也一定会把房租交到你手上!”

林文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当初苏建军因为太忙了,就把钱交给苏永梅,让苏永梅出面给周强租了这套房子。

而苏永梅看不惯苏建军这种行为,现在苏建军变成植物人了,就仗着租房协议是她签的,来找周强要房租。那点房租对她来说其实不算什么,对周强而言,却是小半年的总收入!

林文早就看斤斤计较的苏永梅不顺眼了,也早就想帮帮周强以报答恩情了。

都没心思听下文,直接推门而入:“姑妈,别难为周叔,有本事冲我来!”

“嘶……”

苏永梅眉头一皱,上下打量着林文,盛气凌人的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个废物!林文,我劝你找准自己的位置,不要多管闲事。要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周强不想连累林文,也急切的说道:“林文,这事儿我自己处理就好,你……”

“周叔!”

林文抬手制止了周强:“你要是不想若溪退学,就让我来处理!”

“我……大不了我不住这个房子了,换个地下室,能便宜不少。”

“别说了周叔!既然这事儿让我碰上了,我非管不可!”

苏永梅听到这个,摇着头接过了话茬:“房租一千五一个月,一年就是一万八。林文,你拿的出来吗?也不撒泡尿照照,你只是依附于我们苏家的一个小白脸而已,在这儿冒充什么大尾巴狼?”

“不就是钱嘛,谁没有啊?”

林文把刚取的两叠钞票砸在了苏永梅身上:“这是两万,不用补了!”

苏永梅看着滚落在地的钞票,脸上火辣辣的。

着实没想到,林文竟然拿的出钱来。

但很快,她就恢复了冷漠脸,捡起钞票,瞪着林文说道:“你想当好人是吧?那两万可不够!这房子他姓周的已经住了五年了,你得再给我八万!不对……应该是九万!怎么样,兜里还有吗?”

“贪得无厌!你给我等着!”

林文将钞票抢了回去,迅速离开,过了半个小时才回来,还把房东带来了。

苏永梅见林文两手空空,再次冷笑起来:“你取的钱呢?”

林文随口应道:“谁说我去取钱了?”

“哦,合着你是搬救兵去了啊?那我明确的告诉你,今儿你把谁找来都不好使!林文,本来吧,只要你补齐房租,姓周的还可以继续在这儿住,但现在我改主意了!这房子他别想住了,立马收拾东西滚蛋!”

“不不不,姑妈,该滚蛋的人是你。”

苏永梅听的有些懵:“林文,你什么意思?”

这时房东开了口:“苏女士,这套房子,已经是林文的了……”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