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池网

林文苏秋月小说_林文苏秋月小说名字

连载中

至尊强人

来源:掌中云 作者:林剑剑 主角:林文,苏秋月 标签:女婿,高手,反转,打脸,护美

今天小编带来至尊强人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林文,苏秋月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林剑剑,他拥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为了兑现儿时的承诺,甘愿放下一切,成为上门女婿,却百般受辱。直到有一天……

至尊强人精彩章节:

“房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房子虽然今天就到期了,但我没说退租啊。而且协议上写的明明白白的,我拥有优先续租的权力!这样吧,不管林文给的什么价,我都以同样的价位续租!”

苏永梅急眼了,语速很快。

房东摇了摇头,不慌不忙的说道:“不是租,我是把这套房子卖给他了。”

“什么?卖给他了?”

苏永梅的嘴巴张的能塞进去两个鸡蛋,话都说不利索了。

她被从没正眼瞧过的林文扫了脸面,还没法当场找回面子。越想越窝火,就把矛头对准了房东:“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以前我问你房子卖不卖的时候,你不是说不卖嘛,现在怎么卖给他了?”

“咳咳……那不是你开的价太低了嘛。”

苏永梅被房东呛的哑口无言,气冲冲的下了楼,拿出手机拨通了苏永山的电话:“大哥,二哥他们一家人咋想的,怎么给了林文那么多钱?说出来你都不信,林文刚买了一套房子,首付至少要几十万那种!”

听筒里传来苏永山的低沉嗓音:“我信。”

“不是……大哥,什么情况?”

“永梅啊,我正想给你打电话说这事儿呢……”苏永山把昨晚和林文的交锋,给苏永梅做了简要陈述,然后补充道,“我估摸着,应该是老爷子给林文遗嘱的时候,还给了他一笔钱……”

“真搞不明白,老爷子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怎么到处撒?大哥,咱必须把他撒出去的钱,都给收回来,我已经开始行动了!”

“钱不钱的无关紧要,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当务之急是要把遗嘱的事情处理好。要不然,不仅我的股份会大大减少,你的利益也将严重缩水!老爷子的遗产分配方案,我是大概知道的。”

“大哥,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遗嘱的事情算我的,你把倪馆长那边盯紧就行了。”

“哦……我这就去找他!”

苏永梅的神经紧绷起来,把刚才吃瘪的事情都忘得差不多了。

回到车上,疾驰而去。

楼上,林文把房东送走,回屋对周强说道:“周叔,这套房子是你的了。我已经付了全款,你抽空去找房东把手续办一下。以后啊,你跟若溪就安心在这里住下。另外,这两万块钱你也拿着。”

林文知道周强是个很客套的人,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馈赠,所以才先斩后奏。

当年苏建军也是打着“你先住着,房租以后再给我”的幌子,周强才勉强答应入住的。事实上,苏建军不可能来收租。

此刻周强的态度同样很坚决,又是摆手又是摇头:“林文,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房子和钱,我都不能要!”

“周叔,我可一直当你是家人,而你拿我当外人?反正房子和钱,我都已经送给你了,你不要就扔了吧。若溪呢,怎么没在家?”

林文的态度更坚决,说完就岔开了话题。

周强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一咬牙答应下来:“好吧,这房子我就先住着,你随时可以收回去,钱就当是你借给我的!若溪打暑假工呢,早上走的比我还早。对了林文,还得麻烦你多劝劝她,可不能退学啊。”

“好的周叔。”

林文打了个电话,把周若溪的思想工作做好了,才告辞离去。

五十分钟后,林文赶到了益元理疗养生馆,这便是以前苏建军做调理的地方。他来过好几次了,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馆长倪宏才的办公室。正要敲门,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您好先生,我们馆长正在会客,请问您找他有什么事?”

林文盯着那人看了看,应道:“你是倪馆长的助理陈松对吧?咱们见过面。”

“哦……我想起来了,您是苏老总的孙女婿,林先生。”

“嗯。方便把爷爷的详细消费清单给我一份儿吗?”

“没问题。林先生,请到休息室稍坐片刻。”

“好。”

之前苏建军的病情,是在这里加重的,林文想知道细节。

但眼下还不能排除疗养院使坏的可能性,为防打草惊蛇,不能直接询问……

几分钟后,陈松就把清单打印好送过来了。林文浏览了一遍,如预想的那样,没看出任何问题。就在他思考如何进一步探查的时候,陈松开口了:“林先生,如果没猜错的话,您是想知道苏老总病情加重的原因吧?”

林文愣了一下:“陈医生,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

“嗯……晚上七点,我在星海公园门口等您。”

陈松搞的跟电视上演的特工接头一样,神秘兮兮的。

林文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想和陈松互留个联系方式。

但就在这时,外面有人大喊医生救人,陈松火速冲了出去。

林文本没有凑热闹的习惯,可刚离开休息室,就感受到了一股很特别的气息。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右手结印,在额头上点了一下。再睁开眼,就看见刚发生变故的三号按摩室门口,飘散着一缕淡淡的黑气。

他情不自禁的跑了过去,发现屋里的黑气更重。

屋子中间的按摩床上,躺着个六旬老人,正在间歇性的抽搐。

所有的黑气,都是从老人佩戴的手串上散发出来的。

而那个老人,林文还认识,乃是苏建军的好友、锦味餐饮的老总,罗锦程。

陈松给罗锦程做了检查,对围在床边的一群中年男女说道:“罗总这是突发心梗,得马上送医院抢救,叫救护车了吗?”

“胡说八道!”罗锦程的大儿子罗俊豪,怒视着陈松喝斥道,“我爸又没有心脏病,怎么会突发心梗?你要是不懂医术,就赶紧叫个懂医术的人来。还有,这里不就是医院嘛,还叫什么救护车?”

“罗先生,这里是疗养院,不是医院……”

陈松一边给罗锦程急救一边解释,急的额头都冒汗了。

林文已经从围观人群中挤了进来,一手按着罗锦程的手串,一手摁住陈松的肩膀,提醒道:“来不及了!要是不及时救治,他最多还能挺二十分钟。何况就他这病,就算及时送到医院也没用!”

“你又是什么人?”罗俊豪瞪着林文质问道,“你懂医术?”

不等林文应声,就有个尖锐的女声传来:“他就是个废物,懂个屁的医术!”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