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池网

黑锅鱼头之神奇小警云海风寒_黑锅鱼头之神奇小警云海风寒小说阅读

连载中

黑锅鱼头之神奇小警

来源:掌中云 作者:云海风寒 主角:鱼头,陈伟英 标签:悬疑,灵异,探案,军事,美食

今天小编带来黑锅鱼头之神奇小警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鱼头,陈伟英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云海风寒,美景入画、美食入口、美人入心,若是非命运之颠倒曲折,这是多愉悦的青春之旅!乐天逍遥却爱推理的警察后代“鱼头”小吃货,大学时代和宿舍俩兄弟创业秦淮河第一锅和天天食府美食连锁……但为洗刷父辈黑锅,鱼头特招入警,凭借出色的推理能力侦破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案子:红衣女郎盗车案、黑桃花杀人案、紫金山女子失踪案、青龙山绑票案、面条纵火案、共和国第一悬案金大碎尸案,知本温泉密室杀人案、十八年前钟楼分局元青花梅瓶大劫案等。在元青花大劫案真相揭晓、父辈黑锅洗清之时,却也是鱼头辞离警队回归美食传奇之时……

黑锅鱼头之神奇小警精彩章节:

七月份的江南夏天,梅雨季节刚过,还不算太热,天目湖上一叶小舟慢慢飘过。

湖面甚是舒爽,在淡淡的晨雾之中,放眼望去,碧波万頃,湖边群山叠翠,若隐若现,朦朦胧胧。那湖水的蓝,群山的绿,融为一体。荡舟在那烟波浩渺、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有一种世外桃源般的感受。

艄公缓缓地摇着橹,橹拍打水面的声音,一切都是那么静谧美好。船头一位女子,托着下颌,平视着湖前方一刻不动。

她身形苗条,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一袭白衣,湖水一倒映更是粲然生光,只觉她身后似有烟霞轻拢,宛若非尘世中人。她娥眉淡淡的蹙着,细致的脸蛋流露着浅浅的忧虑,原本美得出奇的容貌添了一份谁见都怜的心动。

船梢站着的中年人却兴致勃勃,挺着微微隆起的肚腩四处观望,啧啧称赞湖中风光。中年人姓谭,谭书泽,苏江省美食协会和民俗学会会长,往好听说是美食家,坏里说就是吃货一个!

老谭此次到天目湖,是应苏江电视台邀请,代表美食协会来短途旅游采风,品尝一下溧阳美食,顺便帮老友一个忙打听一个老中医。老友的女儿若兰刚好大学毕业在苏江电视台工作,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看到若兰兴致不高,老谭问道:“若兰,昨晚休息的可好?”

若兰回首微微一笑,“很好,谢谢谭叔关心。”

谭书泽一想起昨夜的美食,不由得食指大动,“溧阳号称鱼鸭双绝,国家领导人都在此品尝过,我们昨晚吃的可是正宗的传人制作,觉得味道如何?”

若兰眼中闪过一丝萧索,却笑着应道:“鱼汤的味道尤其鲜美。”

“是啊,天目湖这地方,恨不得每年都来一次,贪恋的不仅是这里的山清水秀,美食也众多,最令人乐不思蜀的,是这湖里的鲢鱼,和豆腐做起汤来真是世间一绝。”

老谭说到这里,发现若兰的兴致不高,想起若兰此行的目的,“若兰,你不用着急,你母亲托我的事我已经找这边朋友去问了,老中医姓喻,住在附近沙河镇,家在这湖边一个小山村里,一般不出来,我们下午找过去,这个老中医的药还是很有名的。”

“谢谢谭叔!”少女声音渐低似乎在低语,“我也不抱什么希望……”

谭叔满眼的慈爱,怜惜的看着这个少女,“中午我的朋友过来,陪我们一起去,这附近有一家黑锅鱼头小店,味道相当的不错,那才是最正宗的……”

湖边一艘渔船上的妹子,正在欢快的晒着渔网,唱起了渔歌:

风吹天目云中波

浪拨琴弦柳飞歌

船在浪里走,鱼跃万顷波

一湖船儿满湖歌

风吹天目烟雨落

浆摇云霞浪飞歌

网撒水中情,情泛天目湖

满载船儿唱渔歌

呀喂喂呀,呀喂喂呀……

……

天目湖西南转角处的湖畔处,有一家不是很大的店面,全木制的木屋,木屋的门前竖着一个斑驳的招牌:黑锅鱼头。

后厨内,扎着围裙的小老板“鱼头”,聚精会神的盯着眼前的铁锅,时不时的用铁勺舀汤浇在裸露的鱼头上,大大的眼睛很少眨动,直到鱼汤泛出牛奶一样的乳白色。

光阴荏苒,“小鱼头”已经长成为一个健硕精明的小伙子,“老鱼头”则步入了中年。

“鱼头”从记事起就没看见父亲笑过,永远是心事重重,表情沉痛,这一切都源自十几余年前的一场疑案。

十五年前的中秋节傍晚,金陵市公安局钟楼分局一名治保警察失踪,一名看守小战士被杀,查获的文物失踪,袭警杀军不论是在那个年代还是现在,当属影响最恶劣的案件。诡异的是,案件竟然无法查出原因,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老喻当时身为金陵公安局钟楼分局某某职位,失踪的恰恰是他的下属,老喻莫名其妙地背起了黑锅。蒸蒸日上的事业戛然而止,一个刚正不阿,峥峥的铁汉,从此一蹶不振。

究竟那次案件隐藏了什么无法说出的秘密,还是被其他的力量所钳制没有认真深入调查,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无人得知,只知道老喻等分局一些骨干都背起了这黑锅。

这黑锅,一背就是十几年,也从此彻底改变了老喻的人生轨迹。

随着慢慢成长,鱼头也逐渐知道父亲为什么闷闷不乐这么多年。

也知道家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关于破案的书籍。

从小时候的连环画,到后来的刑侦专辑,每本书都寄托着老喻的无尽希望。他希望鱼头对探案产生兴趣,将来做一名警察,也许有机会接触到当年那件无头案。

可惜,鱼头不爱学习,成绩一塌糊涂,又怎能考得上警校呢。

高考之后,鱼头的成绩也就勉强够上金陵中医药大学的自费大专班。

鱼头明白老爹的苦心,怎耐自身不是死读书的材料。不过,他从小将老喻买回来的书籍都翻破了,在大学里又看遍了图书馆所有的侦查、勘察、现场鉴定、心理分析等等关于警察破案的专业书籍。

他没有学习的天赋,但他在喜欢做菜的同时,继承了老喻的梦想,做警察,做神探。

有谁能想到,天目湖畔的一个鱼头小子,油嘴滑舌,玩世不恭的外表下还藏着一个侦探的心。

我执笔,但我也不是这本书的上帝,我不会赦免一切罪人,我只是想通过推理还真相于大白天下。

故事,就从这家黑锅鱼头店说起,从这个小老板鱼头的大学校园生活说起……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