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池网

鱼头陈伟英黑锅鱼头之神奇小警_鱼头陈伟英黑锅鱼头之神奇小警小说阅读

连载中

黑锅鱼头之神奇小警

来源:掌中云 作者:云海风寒 主角:鱼头,陈伟英 标签:悬疑,灵异,探案,军事,美食

今天小编带来黑锅鱼头之神奇小警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鱼头,陈伟英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云海风寒,美景入画、美食入口、美人入心,若是非命运之颠倒曲折,这是多愉悦的青春之旅!乐天逍遥却爱推理的警察后代“鱼头”小吃货,大学时代和宿舍俩兄弟创业秦淮河第一锅和天天食府美食连锁……但为洗刷父辈黑锅,鱼头特招入警,凭借出色的推理能力侦破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案子:红衣女郎盗车案、黑桃花杀人案、紫金山女子失踪案、青龙山绑票案、面条纵火案、共和国第一悬案金大碎尸案,知本温泉密室杀人案、十八年前钟楼分局元青花梅瓶大劫案等。在元青花大劫案真相揭晓、父辈黑锅洗清之时,却也是鱼头辞离警队回归美食传奇之时……

黑锅鱼头之神奇小警精彩章节:

还没等八卦太扩散,第二天,金陵市公安局就发布了寻人启事,迅速贴满了学校里各个橱窗各处角落,大家都在看着里面欣赏着叹息着顾靓靓的素颜照片。

鱼头停驻在线索征集的大白纸面前,心中也忍不住感叹。唉!女生不化妆好像失去不少光彩,脸部也多了几个小疙瘩,人靠衣裳脸靠妆,果然如此!

一个女人啊,只有把她弄上床,第二天早上看到的才是女人的真面目!

鱼头心底腹诽。

估计那个寝室的女生之前已经向学校作了汇报,学校则向公安局报了警。看来,大洋马还真的失踪了,这次不是闹着玩的,不是野马回归草原尽情驰聘去了。

回寝室和天王胖子一说起这事,老大和胖子都很诧异:“咦,老二,那天我们怎么都没注意?”

鱼头鄙视地说:“你们俩,那天眼睛不是盯着那秦可卿,就是盯着那烤鱼,那烤鱼,大半都被你俩消灭了吧,就给我留了鱼头鱼尾,哪会注意馆子其他地方?”

身为天目湖畔天下第一锅鱼锅店少店主的鱼头自然懂得,论吃鱼来说,鱼头、鱼尾和腹鳍下三个部分才是鱼的精华!说起来,自己实际上吃的是鱼身上最精华美味的部分。

真的是大洋马失踪了?鱼头觉得应该将当天晚上最后一次见到大洋马的情形汇报给警察。万一有关系呢?

按照橱窗里寻人启事留的保卫处地址,鱼头带着老大胖子去了。

半小时后,来了一男一女两名警察,男警察穿着便服三十岁左右,看上去眼神坚定,冷静沉着。

女警很年轻,清秀淡妆、齐刘海、随意扎的马尾、笔挺的制服穿在身上显得英姿飒爽,表情却很冷,也就二十多岁,估计是个警校刚毕业的雏儿。若是单论外表,天王估计这个丫头可以排进校花榜的前五,但若是穿着性感制服走个猫步,绝对可以秒杀校花榜。

没想到警界这么一个男人扎堆的地方,却有这么漂亮的一朵警中之花,而且还是祸水级的女警。

也怪不得这么冷酷,不然肯定有一堆追求者,不烦死才怪啊!

不过,鱼头最想要的就是这种烦恼,可惜,还没有过!

鱼头把那天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很可惜的是,当时只看到男的背影,身高大概中等偏高一点,穿着白色T恤,其他没有什么明显特征。

两个警察表情很认真,这已经是非常重要的线索,到目前为止鱼头是这名女生失踪前的最后一个目击证人,而且时间点非常关键!女警详细地记录了鱼头说的一切。

年轻女警手上拿着笔录,抬头认真地问:“你确定你们是七点到餐馆?”

鱼头点点头:“确定,因为节目刚好开始……”

女警随手画了几笔:“哦,新闻联播。”

胖子歪歪嘴说,“新闻联播?谁没事看那个鸟节目,是苏江电视台的新闻焦点……”

女警很奇怪,纤细的手掌轻轻将额前的秀发捋到耳后:“也是七点?你们为什么看这个节目?”

为什么看这档节目,这个是不能直接说出来的,鱼头大言不惭地回答:“这个节目我们比较喜欢,贴近咱百姓生活,那是老少皆宜妇孺皆知……”听着鱼头在旁边胡扯,胖子和天王在旁边偷乐。

“是不是你们喜欢看那个女主持人秦可卿?”男警察突然插道。

三人嘿嘿笑了,被揭穿了,“嗯,可以这么说吧!”

年轻女警撇了撇嘴,心道,男人,就没一个是好东西!

“所以你确定七点半的时候那两人已经走了?”

鱼头回答:“没错!节目结束我瞄了一眼,那两人都不在了。我估计呢,应该在7点20到30分之间走的,因为中间我还瞄过几次,俩人都在的。”

说到这里,他发现天王和小胖正在用异样的眼光看他,鱼头的心底有些发虚,连续几次瞄大洋马,一定是在瞄霸波尔奔和奔波儿灞。

鱼头想了想,很认真地继续说:“我觉得呢,最好还是到那个烤鱼馆去一下,把当时的位置经过详细演示下,说不定店里还有伙计或者其他食客有注意到那名男子,或者经过路上有人见过也不一定?”

男女警察都很认同,男警开车,女警坐副驾驶,带着三人过去,三四分钟的车距眨眼之间就到了。

饭馆上午刚好开门,可惜新店新伙计,业务不熟练,周边人口也不熟悉,对那天的人和事都没有任何印象。

男警察思索了片刻,推测道说:“这个餐馆刚好是在龙江体育馆到学校的中间位置,很有可能那个女学生就是在这里吃过晚饭后失去联系。照这样子,同行的男子应该有很大嫌疑,现在我们应该想办法找出来这个和顾靓靓一起吃饭的男子。”

两个警察返回警局,汇报情况,估计需要增加人手调查女生的社会关系和继续沿路寻找是否有知情线索。

两个警察虽然都很年轻,但是面对这件案子,表现的非常轻松,这个案子应该不难。鱼头心想。

女警和鱼头互相留下电话,如果在烤鱼店发现新的线索会随时向鱼头取证,后续有什么事情需要询问,要做到随叫随到。这样的要求,正是鱼头求之不得呢。

男警郭亮,过目就忘了,女警复姓上官名敏,上官敏,很不错的名字,上官,上床,上床很敏捷,鱼头独创的联想速记法要么联系吃,要么联系妞,一向很管用!

此后第三天,学校通知,所有男生以院系为单位分别到保卫处103-105办公室留血样,鱼头三人也随班级同学一起过去,几个办公室围满了等待采血的学生。

房间内有民警和医护人员。学生按照名单上的顺序被依次叫进房间,登记个人信息并在手指上采血。

大家的心情大都比较轻松,还不时地拿怕疼的同学开着玩笑,但不少同学还是有一些不满,有学生说:“这不是把我们当做潜在的嫌疑人么?虽然没有什么损失,但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房间内的一位警察则告诉大家,在男生中采集血样是由公安和卫生部门联合进行的,保证采血的安全和清洁,目的是调查10日晚外语学院顾靓靓学生失踪一事。

警察也表示,为了破案,搜索嫌疑人的范围不单单针对学生,校区内的男性老师也在调查范围之内。

又过了两天,这个案子依然没有任何消息。就在前一天,女警上官敏还打电话问鱼头有没有回忆起其他什么线索,鱼头很是自来熟地叫起了“敏姐”、“敏姐”。

问起案件进展,敏姐没有透露什么信息,只是说警局内案情分析专家一致判断这个女孩子可能已经遇害了。

既然是这样,那么当晚和大洋马一起吃饭的男子绝对有重大嫌疑,他回了一句:“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晚上和大洋马一起吃饭的那个人应该是凶手。”

上官敏面对鱼头连珠炮似的发问,很奇怪:“大洋马?哪个?”随后无奈地笑了,估计猜到了鱼头说的是受害人!“你怎么推断出的下午打球的不是凶手?而晚上和她一起吃饭的才有重大嫌疑?”

鱼头得意洋洋地说:“首先,要是下午打球的是凶手,案子早破了!一起打球的时间和地点想必你们已经清晰地排查出来了,大洋马去打球有可能是和一个人打,也有可能是和很多人在一起打。但是无论哪种情况,凭大洋马的影响力一定会引起其他的人的注意,一定会给别人留下较深的印象。你们排查走访,寻找下午打球那个时间段的轨迹,想必也求证了目击证人,找到了和她一起打球的人。可惜,和她一起打球的人打完球就和她分开了,晚上和她一起吃饭是另外一个男子。是不是这样的?”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