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池网

青春不易散小说_青春不易散小说阅读

完本

青春不易散

来源:掌中云 作者:花花儿 主角:幸静柏,陆浒龙 标签:都市,虐恋,小人物,青春,纠葛

今天小编带来青春不易散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幸静柏,陆浒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花花儿,谁的青春不放肆,谁没有过少年无知!我却为我的叛逆付出了一声的代价,迷乱的青春让我不能自拔…

青春不易散精彩章节:

他很受欢迎,他有很多朋友,跟我不一样。

同班的,或者隔壁班的,经常有女生会给他传纸条传情书,但是他没有一次看的,每一次都会酷酷的丢进垃圾箱里。

即使是这样也无法掩盖他身上的眼光,就算是感冒了,所有人都关心他,牵挂他。

每天下课都有人给他送感冒药或者送些别的东西,可是他就是不收,他难受的趴在桌子上,我不由得心疼,可是我连买感冒药的钱都没有。

姜雨洁下课来到我的桌前,把感冒药丢在我桌上:“你把这个给他,看着他吃下去,不然我跟你没完。”

之前姜雨洁两次把感冒药给马兴学,他都没收,现在姜雨洁找上了我。

我看着不属于我的感冒药,看了看旁边难受的马兴学,小心翼翼的把感冒药递给他:“你这么难受,还是吃点药吧,或者你干脆去看看校医。”

马兴学抬眼看了看我,我低着头不敢和他的视线相撞,马兴学收下了感冒药,对我说了句谢谢。

虽然收下了药,可是他没有吃,最后选择去看校医,这是好事。

但是姜雨洁不会放过我的,因为马兴学没有吃她给的药。

反正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姜雨洁不过是比以前更讨厌我了而已,其实也没什么。

只是周末回家的姜雨洁回到宿舍的时候,一把揪住了我的头发,恶狠狠的看着我,哪里还有在那个清丽女孩的模样,她瞪着眼睛说道:“你说,是不是你把我抽烟的事情告诉我家里人了。”

怎么可能是我,我都多久没回家了,但是姜雨洁又怎么可能会相信我,我这么恨她,她怀疑我也很正常。

她一边骂我是贱人,一边把我推到在地上狠狠的揍了我一顿,这让我想起了当年姜雨洁带着一群人打我的情景,这一次可比上一次轻多了。

可是我却疼得不得了,我受够了,姜雨洁我受够了!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把推开了姜雨洁:“姜雨洁,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拿起一把水果刀:“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我自己把我自己推入了地狱,怪不了别人,只能怪我自己。

姜雨洁是停止了对我的殴打,可是我是强奸犯的女儿却传开了,人尽皆知,我的生活又黑暗了几分。

不管走到哪里,我都能听到别人的议论,脸上总是露出嘲讽和厌恶的表情,他们讨厌强奸犯的女儿,因为他的女儿和那个强奸犯一样肮脏。

我早就不知道哭是什么了,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我坐在座位上,看着资料,我以为只要我够认真,再难听的话我都能忍受。

“没想到幸静柏的爸爸是个强奸犯啊,那她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本来还以为她除了内向一点也没什么的,啧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

嘲讽声连连,我的心就算如刀绞,可我却只能装作充耳不闻。

“都他妈给我闭嘴!”坐在我旁边的马兴学也不知为何突然站起来,他恶狠狠的看着周围,没有看我,最后板着脸出了教室。

可是他的话却让别人说出了更难听的话。

“马兴学居然为这个婊子说话,不会她已经把自己的身体出卖给马兴学了吧,哇,才高中呢,太可怕了!”

我感激马兴学,这种痛苦我想我能承受。到了下午,班主任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说了今天的事情,他警告全班同学不准辱骂和散布谣言,不然将会记过处分。

我看着班主任,眼眶有些发红,看了看坐在身边若无其事的马兴学,不由得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有美好的东西的。

只是灾难没有结束,我的资料不知道被谁撕掉了,正好是今天要交的那一页被撕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我默默的关掉了资料书。

我再一次开口,对马兴学说:“你能把你的资料借给我一下吗?我想手抄一份。”

马兴学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关上的资料书,对我说道:“你等一下。”

我不明所以,他拿着自己的资料出去了,等他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份打印附件,他把复印件递给我:“手抄多累,写这个吧。”

他为了我打印了资料,我心头温暖至极,非常的感谢马兴学,可是我却不知道怎么感激他。

我问道:“这个要多少钱?我给你。”

马兴学只是笑了笑,摆手说是在老师那里打印的,不要钱。

我知道他在说谎,他在帮我,不想要我的好处,他知道我的贫穷。

第二天,教室一片嘈杂,大家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因为那些说我坏话的人的资料书都被撕了,而姜雨洁的损坏最严重,基本上已经不能用了。

姜雨洁阴阳怪气的走到我的身边,没有看我,没有说我的名字,高声喊着:“有些人每天就只知道唯唯诺诺的,明着什么都不敢做,暗地里却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这种人就是犯贱!”

马兴学不在,姜雨洁的嘴巴从来都是拣最难听的话,只要让我难受,她什么都做得出来。

到了晚自习下课,我独自回宿舍,半路却被姜雨洁给拦截住了。

她身后跟着一群人,都是女生,白天都是光鲜亮丽的活泼好学生。

她对我从来不手软,抓住我的书包用力一拉,我整个人就那样倒在了地上,姜雨洁站在我前面那样看着我:“你除了每天装可怜你还会什么?敢撕我们的书?你是不是活腻了?难道你觉得作为一个强奸犯的女儿是一件很光荣的事?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不知羞耻呢!”

姜雨洁说话的唾沫星都喷到了我的脸上,她越看我没反应越是生气,一把上来抓住我的头发, 我的头皮疼得厉害。

她一边骂着一边狂踢我的肚子:“你不说话就以为没事了是吗?啊?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我咬着牙挣脱开姜雨洁的手,肚子真的疼得厉害,我都要怀疑我是不是被她踢得内出血了,眼里泛着泪花道:“姜雨洁你够了没有!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姜雨洁冷笑:“放过你?你以为你是谁?一条人命,你觉得你偿还够了吗?”

“我爸爸也死了!这还不够吗!啊!”我撕心裂肺的喊着,可是眼泪就是流不出。

“不够,当然不够!我不把你折磨得你妈都认不出你来,我绝不罢休!”

“你除了带着一群人来打我,你还有什么能耐,你有本事跟我单挑吗?别总是以多欺少你就有多么的好!”我气愤的看着姜雨洁,拼尽我所有的力气喊着。

姜雨洁先是一阵沉默,随后一阵狂笑:“单挑?你要跟我单挑?”

“怎么?你姜雨洁连单挑都不敢吗?还是说你觉得你根本打不过我,你怕了!”

姜雨洁又是一阵狂笑,我没有底气赢她,她也觉得我赢不了她,所以她要笑,笑得那么肆无忌惮。

“我会怕你?单挑而已,我随时恭候!”

“如果你输了,以后不准找我麻烦。”

姜雨洁冷笑:“那你得先赢了我再说,星期六晚上八点,网吧等你。”

姜雨洁说着靠近了我,说话间我闻到了涩涩的烟味:“如果你输了,那你得脱光了衣服围绕着网吧跑一圈,我的要求不过分吧。”

说完她带着人扬长而去,我捂着肚子蹲在角落里,太疼了,疼得我直想哭,可是我却不能哭。

我也不知道我蹲了多久,也不知道马兴学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他也不问,背着我就把我带往了医院。

我没想到我会这么严重,只是挨了一顿打而已,可是真的疼得厉害。

马兴学通知了班主任钱老师,他照顾我,然后让马兴学先回去了。

我肚子疼得厉害,没有可以取暖的东西,钱老师用他的温暖的手掌帮我捂着肚子,疼痛减轻了不少,但是我的心却一下子悬了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钱老师陪我打了点滴,为我付了医疗费,然后送我回宿舍,但是我却没有告诉他是谁打了我,星期六的单挑要继续,那是我翻身的机会。

钱老师很温柔,第二天还给我送来了红糖和玻璃瓶,让我以后自己多注意。

我很感谢钱老师,但是我的疼痛也不会消失。

第二天,我和姜雨洁单挑的事情全班都知道了,我再一次迎来了大家的嘲讽和白眼,没有人看好我。

想必马兴学已经知道了吧,那一整天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马兴学,我怕马兴学他就此讨厌我了怎么办,打架的女孩子谁会喜欢呢?

没想到等到了放学,他笑着说:“我带你去学两招!”

他没有询问,说着径直走出了教室,而我小心翼翼的跟着他去了,原来他堂哥马兴邦是散打教练,而我跟姜雨洁单挑的事情他也知道了。

马兴学让他堂哥教了我两招,比较好学,他说女孩子打架两招也就够了,实在不行,最后直击要害就行。

一开始我还不太明白要害是什么,最后他们对我使了使眼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脸发烫,原来他们是要我攻击姜雨洁的下体。

我知道攻击下体是什么样的体会,因为我曾经就被姜雨洁这么做过。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