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ay s wait阅读答案

等了一整天

[美国]海明威

我们还睡在床上的时候,他走进屋来关上窗户,我就看出他像是病了。他浑身哆嗦,脸色煞白,走起路来慢吞吞,似乎动一动都痛。
  「怎麼啦,沙茨?」
  「我头痛。」
  「你最好回到床上去。」
  「不,没事儿。」
  「你回床上去。等我穿好衣服就来看你。」
  可是等我下楼来,他已经穿好衣服,坐在火炉边,一看就是个病得不轻,可怜巴巴的九岁男孩。我把手搁在他脑门上,就知道他在发烧。
  「你上楼去睡觉吧,」我说。「你病了。」
  「我没事儿,」他说。
  医生来了,他给孩子量了量体温。
  「几度?」我问他。
  「一百零二度。」
  在楼下,医生留下三种药,是三种不同颜色的药丸,还吩咐了服用方法。一种是退热的,另一种是泻药,第三种是控制酸的。他解释说,流感的病菌只能存在於酸性状态中。他似乎对流感无所不知,还说只要体温不高过一百零四度就不用担心。这是轻度流感,假如不并发肺炎就没有危险。
  回屋後我把孩子的体温记下来,还记下吃各种药丸的时间。
  「你要我念书给你听吗?」
  「好吧,你要念就念吧,」孩子说。他脸色煞白,眼睛下面有黑圈。他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似乎超然物外。
  我大声念著霍华德•派尔 的《海盗集》;但我看得出他不在听我念书。
  「你感觉怎麼样,沙茨?」我问他。
  「到目前为止,还是老样子,」他说。
  我坐在他床脚边看书,等著到时候给他吃另一种药。本来他睡觉是轻而易举的,但我抬眼一看,只见他正望著床脚,神情十分古怪。
  「你干吗不想法睡一会儿?要吃药我会叫醒你的。」
  「我情愿醒著。」
  过了一会儿,他对我说,「要是你心烦就不用在这儿陪我,爸爸。」
  「我没心烦。」
  「不,我是说如果叫你心烦的话,就不用在这儿陪。」
  我以为他也许有点头晕,到了十一点我给他吃了医生开的药丸後就到外面去了一会儿。
  那天天气晴朗寒冷,地面上盖著一层雨夹雪都结成冰了,因此看上去所有光秃秃的树木,灌木,修剪过的灌木,全部草地和空地上面都涂上层冰。我带了一条爱尔兰长毛小猎狗顺那条路,沿著一条结冰的小溪散散步,但在光滑的路面上站也好,走也好,都不容易,那条红毛狗跳一下滑倒了,我也重重摔了两交,有一次我的枪都掉下来,在冰上滑掉了。
  一群鹌鹑躲在悬垂著灌木的高高土堤下,被我们惊起了,它们从土堤顶上飞开时我打死了两只。有些鹌鹑栖息在树上,但大多数都分散在一丛丛灌木林间,必须在长著灌木丛那结冰的土墩上蹦躂几下,它们才会惊起呢。你还在覆盖著冰的、富有弹性的灌木丛中东倒西歪,想保持身体重心时,它们就飞出来了,这时要打可真不容易,我打中了两只,五只没打中,动身回来时,发现靠近屋子的地方也有一群鹌鹑,心裏很高兴,开心的是第二天还可以找到好多呢。
  到家後,家裏人说孩子不让任何人上他屋裏去。
  「你们不能进来,」他说,「你们千万不能拿走我的东西。」
  我上楼去看他,发现他还是我离开他时那个姿势,脸色煞白,不过由於发烧脸蛋绯红,象先前那样怔怔望著床脚。
  我给他量体温。
  「几度?」
  「好像是一百度,」我说。其实是一百零二度四分。
  「是一百零二度,」他说。
  「谁说的?」
  「医生说的。」
  「你的体温还好,」我说,「没什麼好担心的。」
  「我不担心,」他说,「不过我没法不想。」
  「别想了,」我说,「别急。」
  「我不急,」他说著一直朝前看。显然他心裏藏著什麼事情。
  「把这药和水一起吞下去。」
  「你看吃了有什麼用吗?」
  「当然有啦。」
  我坐下,打开那本《海盗集》,开始念了,但我看得出他没在听,所以我就不念了。
  「你看我几时会死?」他问。
  「什麼?」
  「我还能活多久才死?」
  「你不会死的。你怎麼啦?」
  「哦,是的,我要死了。我听见他说一百零二度的。」
  「发烧到一百零二度可死不了。你这麼说可真傻。」
  「我知道会死的。在法国学校时同学告诉过我,到了四十四度你就活不成了。可我已经一百零二度了。」
  原来从早上九点钟起,他就一直在等死,都等了一整天了。
  「可怜的沙茨,」我说,「可怜的沙茨宝贝儿,这好比英裏和公裏。你不会死的。那是两种体温表啊。那种表上三十七度算正常。这种表要九十八度才算正常。」
  「这话当真?」
  「绝对错不了,」我说,「好比英裏和公裏。你知道我们开车时车速七十英裏合多少公裏吗?」
  「哦,」他说。
  可他盯住床脚的眼光慢慢轻松了,他内心的紧张也终於轻松了,第二天一点也不紧张了,为了一点小事,动不动就哭了。

不发邮箱,就在这里了。
喜欢阅读
  • 万古龙帝

    万古龙帝

    妖族少年薛水随龙族九太子入世,被委以重任,混入人族修仙宗门铁背宗,窃取人族修炼法门,顶着‘散财童子’的名号,在宗门混的如鱼得水。偶得龙之逆鳞,小小锦鲤最终进化成万古龙帝。

  • 都市之超级狂龙

    都市之超级狂龙

    美女纷纷投怀送抱,但我只爱老婆一人。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谁也别想把我和我老婆分开。

  • 超级兵峰

    超级兵峰

    彪悍兵王周天回归都市,美女纷纷暗送秋波!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他不羁的外表之下,心底热血未冷,当昔日兄弟有难,组织召唤,他再次出征,一双铁拳,再战天下!

  • 婚色来袭:冷少霸宠檬妻

    婚色来袭:冷少霸宠檬妻

    16岁那年,她爬窗户进入他房间,在浴室门口偷偷的看他洗澡……结果华丽丽的流鼻血了。18岁生日那天,某个脸黑的已经不行的冷少看着酒吧上跳着钢管舞的女人,直接抗下来丢回家好好‘教育’一番。他是A市呼风唤雨的太子爷,还是……但是他觉得他此生最大的麻烦,就是顾小檬!但在某一年某一天,他却觉得这个麻烦在身边,自己甘之如饴。某一天,某女打电话报告。“老公,有人欺负我怎么办?”某男正在开高级会议,却把所有的军官晾在一边,淡淡道:“100倍还回去,出了事有你老公担着。”“遵命!”某女神经大条,终于有一天把亲亲老公给卖了,某男把她压在床上,低沉道:“老婆,你居然不相信我对你爱,我今晚一定会好好爱你的。”

  • 一品医婿

    一品医婿

    他当了废物三年,谁又知道,三年之前,他可是燕京堂堂神医,当禁制解除,那个王回来,他势必要震惊世界,搅动天下风云。

  • 异界超能妻

    异界超能妻

    一次重生,她从末世东部第一指挥官,变成了一个懦弱无能的豪门小姐。初见,她浑身浴血,冷静交易,以神级操作帮他夺得飙车冠军后潇洒离去。再见,豪门晚宴上,她一脚把想要害她出丑的妹妹揣进了池子里,震惊整个京都贵圈。第三次见她,他眉梢轻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持证上岗的合法老公了。”奈何插足狗实在太多,只能卖萌卖惨外加利诱。“安安要出国?还愣着干嘛?去买飞机啊!”“要出任务?去,什么枪支火炮,全都给我买最好的!”什么?跟某个异性勾肩搭背?某男:“嘤嘤嘤,你变了,你不爱我了~”她冷眸一眯,直接反身将他扣在了墙上,嘴角轻挑,“可爱,想……”

  • 我名张天师

    我名张天师

    入住鬼宅,女鬼附体,张小章的女鬼缘咋这么好呢?一朝成为张天师传人,历遍天下凶奇!

  • 盛颜七王妃

    盛颜七王妃

    一朝穿越,附身于一个容貌丑陋,软弱可欺,活活被含冤打死的庶女身上,还被皇上赐婚给了最不受宠的七王爷。不就是满脸痘痕吗?好在我技多不压身。主母,嫡出姐姐,串通皇后,招招致命?好在我睿智聪慧点子多,加倍奉还不用谢。七王爷处处为难?看我如何巧舌如簧,将那冷面变成鞋垫子。

  • 猜你喜欢
  • a happy day英语作文
  • one kiss a day
  • half a day课后答案
  • call it a day
  • life in a day
  • an apple a day keeps
  • hay day
  • 热门推荐
  • 华为手机怎么朗读屏幕内容
  • 德意志高于一切完整
  • 婚后试爱 127.0.0.1
  • 大其门观驷马
  • 果粉助手查询序列号
  • 回族是阿拉伯人吗
  • 明镜X93系统怎么升级
  • lm2576-15封装
  • 卡卡乳晕门图片
  • quintino 外号
  • never too…to造句
  • rfid标签大小
  • 大白qq头像从后面抱
  • 张家港市兴隆达有限公司
  • 活性炭烘干
  • 知道和懂
  • 2018纹身图案手臂 女生
  • 用友nc5.7各模块
  • tepydef
  • vue实现列表的增删改查
  • All Right Reserved 查池网